May 10, 2014

如何找到女朋友(一)

科学方法的价值在于,按照科学方法(e.g., 相信统计规律,一次新实验仅改变一个变量, etc.)得出的结论一般下次还会管用,使得我们重复时结果不会太糟糕。找女朋友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就有了eHarmony和okcupid这种打着交友网站外表的machine learning+big data网站——okcupid上的问题简直就是GRE作文题。

但是如果没有钱办他们的membership怎么办? 那就靠自己啦,但是不能搞big data了——除非你有时间天天约女生出去玩,而且可以到处坐飞机以保证样本的动态范围。这里我就给大家出几招,今天说第一招。

Step 1: 找出这个女生最近去过的一个城市,比如DC。

Step 2: 看看她在DC干了啥:比如,她花了一天时间在唐人街吃鸭汤面、韩式玉米饼(本人中文不好,不知taco这个词中文叫啥)等等,又和朋友喝了一天酒。记做Set1.

Step 3: 再想想你去DC想干啥:各种博物馆,各种爱国主义壮阳药, 各种可以骗funding的联邦政府机构(e.g., NIH, NSF, USDA, etc.),还有DC的大楼——加拿大使馆很威武的。记做Set2.

Step 4: 如果Set1和Set2的交集小于Set2的一半,放弃吧,追下一个女生吧。

按照这个办法,你一定可以在线性时间复杂度内找到女朋友——或者在线性复杂度内证明哪些女生不是这个问题的解。一个算法如果能在多项式时间内跑完,然后再在多项式时间内判断解的对不对,天下比这更美好的还有啥呢? 哦,只有在常数级复杂度内找到女朋友这件事了。

所以,我最近也研发出一个在O(1)复杂度内找到女朋友的办法——成为485男。

May 4, 2014

可否穿拖鞋短褲去敬拜神呢?

如果我穿拖鞋和短褲去教堂參加主日崇拜,別人批評我,他們批評的對嗎? 這是一個困擾我很久的問題,經過思考,我覺得好像並非如此。

如果著裝能說明敬畏神的程度,那麼新教(Protestant)相比天主教(Catholic)和東正教(Orthodox)真是太不敬畏神了。新教的牧師穿西裝而不是華麗的袍子,連帽子都沒有,手上也無權杖,只有一本(甚至是簡裝的)聖經。

可是我們拜神,不是用西裝啊:

「那真拜父的,要用心靈的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 約翰福音4:23

如果要通過穿衣才能表達認真與敬畏,那麼我們也要去特定的場所去拜。可是,耶穌說:「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約翰福音4:21)

我們不是在教堂敬拜神,而是在我們的心。那你穿個西裝去教堂有甚用?是穿給別人看的吧。

若有一窮人,买不起西裝和皮鞋,他敬畏神的程度就差嗎? 而穿著正式,卻不真心敬畏神的,能好到哪裡去呢?

耶穌有一次責備法利賽人和文士表面地敬拜神:
『假冒為善的人哪,以賽亞指著你們說的預言是不錯的,他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馬太福音15:7-9)

你的心,是勝過嘴唇和衣著的。在神面前,好衣服和爛衣服的都是一樣——只要你真心跟隨他,因為耶穌說「到我這裏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翰福音6:37)。

Mar 3, 2014

一党独大遍地是灾: 加州SCA5说明多党制之重要

美国建国之父相信,人都是坏的。防止他们坏的办法就是找人约束他们——虽然约束者也是坏的。

所以,建国之父让总统,国会和法院搞三权分立,让联邦军队和地方军队(国民兵National Guard,和州勇State Guard,还有某些州的水师Naval Militia)相互制约——2013年Virginia空军国民兵已经装备F35战机,媒体可以监督政府,州长可以对总统说你放屁。

加州最近爆出SCA5,这么扯淡的法案(取消加州宪法在教育中对人人的平等保护)是如何 通过的呢? 就是因为加州近年来民主党一党独大。

今年要中期选举,民主党想吸引西班牙裔选票,但是移民改革没啥进展,Obamacare搞得美国人民很讨厌民主党。为了对抗共和党,加州参议院(Senate)民主党人就投鸡摸狗的搞了一个SCA5——照顾非洲裔和西班牙裔上大学。

结果,被一些亚洲人发现了——强烈怀疑是共和党人爆料的。闹大了!

既然是中期选举,显然很多共和党人要抢民主党的位子,抓住此事大作文章。共和党籍亚裔候选人拼命的说在加州参议院投赞成票的三位亚裔(还tmd全是华裔)是叛徒,纷纷出来表态自己反对SCA5, 比如韩裔候选人Young Kim, 华裔候选人Peter Kuo.

回想事态如何发展,乃是加州人民养大民主党的后果。缺乏共和党的制约,民主党可以随意通过任何法案。SCA5之前搞过两次,被共和党州长干掉了,这次他们决定修宪,州长没法否决,只有全民公投。

假使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王八蛋,若两党制约,只有一半的狗屁法案可以通过。而今一党独大,便是狗屁法案100%可通过。此次若无共和党在野,SCA5一路绿灯,亚裔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故,欲使人民被混蛋操的概率小一些,必须实现权利制衡,多党制乃是一 straightforward solution. 这个办法,对加州适用,对美国适用,对中国也适用[Ref. 1-4]。

External Links:
1. Say No to SCA5, http://www.saynosca5.com/
2. 郭宗政,竞选加州参议院第10选区, 反对SCA5专门页面
http://www.kuoforsenate.com/stop_sca_5
3. Young Kim, 竞选加州众议院第65选区,声明反对SCA5
http://www.saynosca5.com/?p=301

References:

1. 1941年10月28日,《解放日报》:“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2. 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如何实现民主呢?请走上民主的正轨: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唯有党治结束之后,全国人才,才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党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3. 1945年1月28日,《新华日报》:“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 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

4. 1946年3月30日,《新华日报》社论《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然而,为什么抗战期中,没有能够阻遏敌寇的前进;这不是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府应该负责的吗?"

Feb 16, 2014

生命是很恶心的(I)——线粒体

如果你觉得让马和驴交配生个骡子很恶心,在看完我下面的高度scientific的文字后,你也会觉得生小孩是件很恶心的事情。因为我们身上的每个细胞,甚至DNA中的Transposable Element都充满了胡乱杂交的产物。让我吃惊的是,地球人居然能毫无顾忌的继续世代繁衍下去。

吾辈,真核生物(eukaryotics)也. 在真核生物( 我们,禽兽,草木和菌菇)的细胞中,有种细胞器(organelle)叫做线粒体(mitochondrion, 复数mitochondria, 希腊文 线 + 粒 之意),它能把葡萄糖(glucose),丙酮酸(pyruvic acid)还有其他东东变成ATP使得我们的细胞具有能量. 但是,这个东西如何来的,就很恶心了。

同其他动物细胞器不同,线粒体具有自己的DNA(mtDNA)——虽然真核生物的DNA主要在细胞核当中。线粒体中DNA编码蛋白质的方式和细胞核DNA的编码方式不同。人类的mtDNA奇葩地形成一个环,但是,核DNA不是如此。虽然我们的核DNA分别来自父母,但是mtDNA只来自母亲。科学家据此发现地球人全有一个共同的母亲——当然,他们更好事的研究了男人的Y染色体,发现地球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父亲。科学家按照圣经传说,把这太奶奶和太爷爷叫做Mitochondrial Eve (线粒体夏娃) and Y-chromosomal Adam(Y-染色体亚当).

也就是说,不论你找谁做老婆,你都在找你妹!

最恶心之处还不在于此,线粒体之所以遗传机制和细胞核不同,因为他起初根本就不是真核细胞中的。强大的证据表明,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原始的真核细胞捕获或寄生了一个能氧化产能的变形菌(proteobacterium, 复数proteobacteria),然后所有真核生物的祖先就诞生了!这就是我们的老祖宗! Wikipedia英文版如此形容这个恶心的结果:“either prey or parasite!”

这个学说叫做内共生学说(endosymbotic theory), 其证据是如此强大,今天那些寄生了我们祖宗的变形菌还活在世上,比如立克次体(Rickettsiales)SAR11分支的细菌,被科学家拿来和我们的线粒体对比。幸好他们没死,否则人类起源只能靠科幻片了。

想想肚里长条蛔虫是多么恶心的事,要是每个细胞里都寄生几个叫线粒体的细菌,那才是更恶心的。而我们,连同我们每天吃的青菜,萝卜,蘑菇,鸡鸭,牛羊, 大米,小麦,etc., 都是这种恶心的东西! 所以,每天我在食堂,都要调到102频道,用英文字幕看Deutsch Welle(德国之声)才能吃下饭。

于是,这种寄生在我们细胞中的立克次体,就通过我们的某些冲动,一代一代的寄生在我们欢喜的子女体内,艾滋病也达不到这样的传播率啊。

为何我们如此恶心,如此丑陋,我们还要生小孩呢? 且听下下下下下回分解。

References:

1. Endosymbotic theory (内共生学说): http://en.wikipedia.org/wiki/Endosymbiotic_theory
2. Mitochondrial DNA (线粒体DNA): http://en.wikipedia.org/wiki/Mitochondrial_DNA
3. Mitochondrial Eve (线粒体夏娃): http://en.wikipedia.org/wiki/Mitochondrial_Eve

Dec 12, 2013

共匪如何给日本人否认南京大屠杀提供话柄

又到了12月13日,从我在南京上学起,每到此日,上课到10点,必响起防空警报,老师必告诫我们勿忘历史,那场叫做南京大屠杀的惨剧。

然而,不像西德总统波兰特(Willy Brandt)为犹太人大屠杀作出华沙之跪(Der Kniefall von Warschau, The Knee-fall from Warsaw)那样(中国大陆纪录片《大国崛起》专门有一集叫《波兰特跪下去,德意志站起来》),日本天皇和首相从来没有为南京大屠杀下跪过——他们也未为在亚洲其他国家犯下的罪行下跪。相反,很多日本人否认南京大屠杀。我倒是碰到一些来美国的日本同学,他们来美国上历史课才知道此事,然后他们对我说抱歉。

为何很多日本人否认大屠杀呢? 他们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中国大陆在1980年代前根本没提过此事,所以,南京大屠杀是1980年代以后被捏造出来的。根据wikipedia上有引用的资料:

同样有材料表明在中国大陆的80年代以前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和传媒记录并不是始终如一的,存在着有的年限空白缺失的情况,朱世巍就回忆他的老师象做贼一样小心地告诉他们南京大屠杀的事。[69][70]例 如1960年上海教育出版社《中学历史教师手册》和1979年徐州师范学院历史系所编教学参考用《世界历史大事纪年》都在其涉及中国1937年大事的年表 内容中未提南京大屠杀,只提到毛泽东发表《实践论》《论持久战》,77事变和813事变,平型关大捷数项,国民政府丢失上海南京,就抗日战争总体在八一三 事变后唯一提到的国民党军战事是豫湘桂战役,连台儿庄也没有。1960年的初中课本《中国历史》就南京仅有一句“12月南京又失守”[71]70年代的高中课本《中国历史》也没有南京大屠杀内容。[72]78年定稿的《中学基础知识手册-历史 增订本》虽然说了日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无数城乡变成废墟”却没提到南京。[73]人民日报在1960-1982年的22年间一篇反映南京大屠杀的文章也没有。

 即便今日,共产党人也没有和日本人直接挑明,根据Wikipedia有引用的资料,“2012年2月20日,南京的友好城市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在会见南京代表团时称,“南京事件没有发生过”。[76]带队的中共南京市委常委刘志伟未提出反驳,并与河村交换了礼物。”

我在南京21年,共匪从来没有告诉我百人斩(两个日本军官比谁先杀到100个中国人) 的两个战犯是在南京中山宾馆被审判在雨花台被枪毙的,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尽是纪念他们共产党人自己的景点——难道爱党等于爱国吗?

共匪标榜中国合法政府,代表中国人民,然而在南京大屠杀此事上,他们从来不要求日本人承认错误,甚至免除日本战争赔款,在日本人否认此事后和他们交换礼物。中国的历史老师“像做贼一样”告诉学生南京大屠杀,历史课本上至今未写那些南京大屠杀中的日本战犯如何在南京被审判被枪毙,难道你还指望日本人自己承认?

谁是汉奸?谁比满清更无能?更卖国? 也许卖国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吧。

日本人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真应了“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欲使日寇认错,必先消除共匪。



Dec 4, 2013

纽约时报好文:被绑架的爱国主义

昨日,余华在NYTimes上发表一篇观点(opinion),题为被绑架的爱国主义(The hijacking of Chinese patriotism),原文以中文写成,后被译成英文。版权原因,不能全文转载,但是主要思想可以用其中两句话形容:
  • “在我看来,这个引发东海紧张态势的防空识别区的主要意义不是警告日本政府,而是向自己的人民展示爱国主义的姿态。”

    (In my view, the significance of this step is not the warning to Japan, but the patriotic stance it represents.)
  • “共产党64年来的爱国主义教育,成功地将热爱祖国和热爱党热爱政府熔于一炉。国家和执政者的区别被悄无声息地抹去之后,爱国主义也就被绑架了,然后很容易被狭窄的民族主义所操纵。”

    (The patriotic education promot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 over the last 64 years has managed to equate “love of country” with love of the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But when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ountry and ruler is erased, patriotism ends up being hijacked, and easily manipulated by a narrow-minded nationalism.)
而且这位哥们儿明显在和共产党玩文字游戏,居然在用完64这个敏感数之后,接着用了8和9.


中文原文: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31203/c03yu/
 
英文版:  http://www.nytimes.com/2013/12/03/opinion/yu-hua-the-hijacking-of-chinese-patriotism.html?_r=0


Dec 3, 2013

开非裔"西瓜"玩笑 洛杉矶警察局赔上150万"学费" zz

很多朋友觉得我在Jimmy Kimmel事件上overreacting, 作为在美国三个州公立大学系统混过饭吃的人,我非常清楚什么是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让我们看看在美国开种族玩笑的后果是什么,以下是一则关于LAPD的中文新闻。英文报道可以见Huff Post: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03/27/earl-wright-lapd_n_2964467.html

===== begin quote =====

由于非裔喜欢吃西瓜和炸鸡,其他族裔如以这两种食物讽刺他们,会惹上种族歧视麻烦
。洛杉矶市一名非裔警员赖特(Earl Wright)就以此为理由控告长官,最后胜诉。洛
杉矶县高等法院一个陪审团,3月判决洛杉矶市应赔偿赖特120万元,外加29万8884元律
师费,洛杉矶市议会11月6日表决通过照赔。

据洛市警局的说法,赖特当年的长官白人巡佐佛斯特(Sgt. Peter Foster)的确喜欢
向他开种族玩笑,不过赖特自己也乐在其中,经常配合演出。但据赖特表示,他其实一
直忍气吞声,直到再也憋不住。赖特的律师史密斯(Gregory W. Smith)说,市府律师
表示只愿出1万元,他还价40万元,对方不接受,结果陪审团判更多。

在警局干了23年的赖特在诉状说,佛斯特的言语侵犯从2008年开始,经常对他冷嘲热讽
。有次他请求提早下班,佛斯特竟说:「干嘛?是要去摘西瓜吗?」2009年赖特服务届
满20周年,佛斯特送他一个蛋糕,上面竟摆出一根炸鸡腿和一片西瓜。

赖特说,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2010年6月,佛斯特发给他一个简讯,上面显示
一只黄小鸭问五只黑小鸭:「你们在搞什么『鬼』?」意指「黑鬼」。之后佛斯特在分
局张贴一张电视影集「桑福德父子」(Sanford and Son)海报,把两名主角的脸换成
赖特和另一名警员。

赖特说,他被这一连串羞辱气到血压高和焦虑缠身,2010年7月病倒住院,结果请病假
七个月,到2011年2月才恢复上班。此时他醒悟「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2011年1
月控告佛斯特种族骚扰、制造敌意工作环境和歧视。佛斯特之后被调走并开除,但赖特
指控佛斯特的长官不把他的投诉当一回事,未能及时处分佛斯特。

然而另一非裔警员马坎(Randall McCain)表示,那个蛋糕根本是他买的。当时在场所
有长官员警全都笑成一团,赖特也欣然吃下炸鸡腿。他说,他和赖特经常互开玩笑,赖
特自己也会讥笑其他族裔。他说:「他对自己内心感受没说实话。」

===== end quote =====